杭州市高级中学欢迎你

关于我们

杭州市高级中学 杭州市高级中学 学校名师荟萃,现有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6位,全国优秀教师、省教坛新秀及市名师、学科带头人等中青年骨干教师占75%以上,一支“实力强、业务精”的教师队伍保障了学校高考成绩始终名列全省前茅,并在各类竞赛中屡创佳绩。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党建之窗 >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芽打交道>>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芽打交道 未知
 
  背着书包上学校
  
  如果是学生时代,背着书包上学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和一些学生芽混在一起当个超龄学生多少有些难为情了。可现实就这样,容不得人东挑西捡的。小纪被单位派出去学习,心里有些不大情愿,学习不是件坏事,主要是学校里到处都是学生芽,小纪总觉得成年人混迹在学生芽当中怪怪的,真心不太适应。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偏偏和一个20岁的女孩儿分到了一个宿舍里。一个宿舍三张床,和小纪分在一间宿舍的除了那个女孩儿还有一个人。那是个孕妇,怀了二胎,大的是个小女孩,才两岁多,正是需要照顾的年龄。因此晚上从来没见到这个准妈妈住宿,就连中午也很少见到她的影儿,中午放学铃一响,孕妇像一个百米冲刺的田径运动员,拎着书包金光一闪就消失了。下一刻再见面,孕妇已经握着方向盘开车朝回家的路上去了。
  
  宿舍晚上就剩下小纪跟那个女孩儿两个人了。同宿舍的女孩儿性格有些内向,不怎么爱说话,小纪试着和她沟通,五句话最多回应个两三句。女孩儿闷闷的样子弄得小纪也没趣,话不投机,说几句就再不吭声,自然是各干各去了。
  
  小纪喜欢跑步,早起出去运动无意中发现学校的小公园,公园里亭台楼榭、小桥流水一应俱全。三年前小纪曾被派来学习过一次,在那之前也有过来学习的经历。那两次小纪都没太注意学校的环境,只有这次因为早上出来运动才留意了一下这个小公园。秋深了,池塘里的荷花已经残败,池水中漂浮着的枯枝干叶看着有些凄清。荷花败了月季花还开着,红的粉的白的,花瓣有些零落,虽不再是姹紫嫣红的盛放期,却留给了深秋一个诗意的注脚。
  
  运动完回到宿舍,小纪轻手轻脚的进门,像一个军人那样简单的收拾着内务,然后是一天忙碌的学习、复习。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小纪正在半梦半醒之间迷糊,那个二十岁的小舍友却咕咕哝哝的说开了梦话。什么鬼?白天不说你晚上说,不跟人说偏要自言自语,而且说一晚上不过瘾,连着两个晚上三五遍的说!小纪有些凌乱了,这个女孩儿该不是有什么毛病吧!面对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女儿年纪相仿的女孩儿,虽说这个女孩儿像盗墓笔记里的闷油瓶张起灵那样不爱吭声,可小纪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下女孩儿。
  
  你晚上睡的好吗?好!那你怎么说梦话呢?两句话问出了一句话,也算数!三句话说完了就没了下文,小纪并不想听到什么确切的回答,她仅仅只是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到而已。
  
  一周之余共处一室,小纪跟小室友的话搭不上十句,却听到了小室友不下十句的梦话。
  
  就在小纪以为学习结束后和小室友就此别过各分东西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小纪只是随便的问了问公交车的站点,小室友居然开口说话了。太阳从西边出来啦,小纪想!小纪又问了问复习资料的事,小室友竟然主动的扫二维码加上小纪的微信,把复习题发给小纪。虽然此时复习资料对小纪已经意义不大,但小纪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件稍微晚了点儿的礼物。
  
  两代人尤其是两个说话超不过十句的人关系有了如此突破性的进展真心不容易!微信事件令小纪这次背着书包上学校有了个讶异的煞尾。
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不停的跑来跑 卫生间灯泡最近只要一打开总是不 立春吃春饼是中国的民俗之一 陡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小纪的心 曾有数位名人说过生命中最大的事 三十几年的光阴就在手上的剪刀中 眼看着还剩中间一小块就快要合拢 一张年轻的面孔上有些茫然若失的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 有塞上湖城之称的凤城湖泊也陆续 居然把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吓回 但在那之后的两年内我碰都不敢碰 与其说郑志治爱喝酒不如说他喜欢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 历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战争中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这次检查给了纪悦完全不同于以往 顺着略微倾斜的路面流向路东的泄 腊八遇到小寒节日加上节气不喝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