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高级中学欢迎你

关于我们

杭州市高级中学 杭州市高级中学 学校名师荟萃,现有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6位,全国优秀教师、省教坛新秀及市名师、学科带头人等中青年骨干教师占75%以上,一支“实力强、业务精”的教师队伍保障了学校高考成绩始终名列全省前茅,并在各类竞赛中屡创佳绩。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对外交流 > 吃完早餐我和女儿一起把穿到罗马杆上的窗帘一片片拆掉>>
吃完早餐我和女儿一起把穿到罗马杆上的窗帘一片片拆掉 未知
 
  2017丁酉年过年来的早,阳历元月二十七过除夕。年来的早,大寒也跟着早早来了。如果是二月份过年,大寒十有八九会撞上除夕。小年有祭灶的习俗,也有除尘一说。母亲在的时候是有这些讲究的,过小年时不但扫尘,还放鞭炮包饺子,把个小年过的快赶上大年的热闹劲儿了。现在母亲不在了,没人在我耳根子上碎碎念,我也乐得少了些约束多了些自在。
  
  南方和北方小年不在一天过,南方是腊月二十四的小年夜,北方二十三就过上了小年。集中在一天扫尘,最大的可能就是尘不一定扫得完,倒是极有可能把人累成一滩泥。眼瞅着小年快到了,鉴于以往扫尘累成一滩泥的经验,我现在学乖了,把活分开一样样的干,过个一两天拾掇拾掇,绝不堆到小年那一天一块儿干。
  
  今年干的早,快到活已经干的差不多,只剩下三间屋子的窗帘没洗屋子里的尘没扫。
  
  择日不如撞日,再说提前也跟女儿打过商量。塞到洗衣机里逐个洗净脱水,然后又一片片装到罗马杆上挂到托架上。趁着窗帘在洗衣机里转来转去刺啦啦洗的嗨的,我挨着把各间屋子扫了个遍。
  
  阳光在窗棂之间闪烁,筛进了一屋子的灿烂。收拾前后两重天,看着清洁的墙面,焕然一新的感觉簇拥着轻喜袭上心头,心也变得越加敞亮。腊月二十二扫尘虽不合规矩,却是我在规矩和现状之间做的更合理的一个选择。
  
  扫过尘的夜晚,屋子里有丝丝缕缕的寒气浮动。小年未至,大寒已按约定俗成的日子提前一晚来到。小年一过大年见天儿就快到了,即使明天大寒再冷,也无法冻结人们庆祝小年夜期待过大年的热情,腊月二十二的夜晚,小年夜的炮竹已隐约响在了耳畔,饺子也隐然飘香。
  
  手工编织的毛衣毛裤比买的成品暖和,这些成品里除了毛织品外还包括保暖内衣。手工编织的毛织品暖和倒是暖和,只是样子没买的好看。
  
  在绝大多数人的心目中,貌似编织这种完全手工制作是女人的专利,跟男人搭不上边。可偏偏就有例外的人会破了人们所谓的心理定势。
  
  在宁夏这个回族自治区里,边缘地区的闭塞、边疆少数民族的封建遗风,这两种关键因素少不了会让本地住民产生编织是女人的活不是男人干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这种认识有以偏概全的嫌疑,我有一次就亲眼看到一个戴着白帽帽的回族老汉织着毛活,他织的是一条围巾。回族老汉站在路边,旁边站着两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族民。织毛活的回族老汉一边跟旁边的人说话一边织个不停,眼睛看都不看毛活,手上像另长了一双眼睛一样,熟练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一个毛活织了多年的妇女。如果给一合适的解释,只能说回民老汉是为了兴趣而编织,其他的解释在我的眼见为实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也曾织过毛活,当时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穿着方便,不想到处求人就捞上针线学起了编织。织了多年也放下了多年,当初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邻家大姐屁股后面学针织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顺着略微倾斜的路面流向路东的泄 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不停的跑来跑 三十几年的光阴就在手上的剪刀中 一张年轻的面孔上有些茫然若失的 眼看着还剩中间一小块就快要合拢 有塞上湖城之称的凤城湖泊也陆续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 历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战争中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 腊八遇到小寒节日加上节气不喝粥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这次检查给了纪悦完全不同于以往 曾有数位名人说过生命中最大的事 但在那之后的两年内我碰都不敢碰 陡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小纪的心 卫生间灯泡最近只要一打开总是不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 与其说郑志治爱喝酒不如说他喜欢 立春吃春饼是中国的民俗之一 居然把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吓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