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高级中学欢迎你

关于我们

杭州市高级中学 杭州市高级中学 学校名师荟萃,现有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6位,全国优秀教师、省教坛新秀及市名师、学科带头人等中青年骨干教师占75%以上,一支“实力强、业务精”的教师队伍保障了学校高考成绩始终名列全省前茅,并在各类竞赛中屡创佳绩。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务公开 > 夕阳把光线投影西墙时我迈着笃悠悠的步子>>
夕阳把光线投影西墙时我迈着笃悠悠的步子 未知
 
  听着音乐,到相距不远的晚市买菜。
  
  一道围墙把菜市场隔在小区的墙外,与菜市场纰邻的是一条纵横南北的马路。不出意外的话,晚市每天都开,从下午四点一直要开到掌灯时分。
  
  八车道的大马路上从早到晚川流不息,路上不停的跑着车,来来回回的轰鸣声完全掩盖了路边小贩子的吆喝声。即便如此也没影响晚市的营生。自从有了这个小区就有了这个晚市,不管路上跑的车弄出多大的动静,也丝毫影响不到晚市的红火。附近就这么一个晚市,晚市卖的东西便宜,几个小区的住户闲来无事都爱到晚市买菜蔬果肉,于是不大的晚市就有了不小的客流量。
  
  隔三差五的我也爱逛逛晚市,一条长长的集市,两边摆摊设的点密集的从南望不到北,菜蔬果肉又新鲜,即便是不买,在晚市上走上个来回,单就瞧着红红绿绿的色彩也是够喜人的。
  
  晚市上人一多自然吸引了不少小偷的光顾。摊贩们管小偷叫夹子,我有好几次在菜摊子上付钱时都被摊主好心的提过醒。前段时间我眼见着一个女人不顾人流的拥挤慌不择道的追赶着小偷,一边跑还一边伸着手指头骂着跑在前面的小偷站住。这种情况傻子才会站住,女人挣命的追赶,在关键时刻撵上小偷把手机一把抢过来,分分钟结束了一场菜市场的百米田径赛跑。
  
  今天在晚市又遇到了这样一组镜头。我在一个菜摊子上看到黄色的西红柿。黄色的西红柿产量低,和红色的西红柿一样的管理,价格也没多大差,农民嫌费事又不赚钱,种的人很少。能种的不想种,想吃的人也吃不上。遇到黄色西红柿很不容易,我问摊贩要了个袋子,摊贩是个女的,随手递给我一个袋子又随口说你自己挑吧就忙慌的站在路边伸着脖子朝南边看。
  
  你看什么呢?好好的菜不卖她倒是凑的哪门子热闹呢!我好奇的问。
  
  有个女的手机被小偷偷了,可能是有人告诉那个女的了,我看那个女的追得上不!
  
  过了几分钟,我挑好了西红柿,摊主折回来给我秤菜。
  
  那个女的真厉害,硬是把小偷追上把手机要回来了,摊主趁称菜的功夫跟我说着事情的进展。
  
  这时摊主对一个从菜摊前经过的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你真牛逼”!摊主由衷的赞扬不像是面对一个讨回失物的失主,倒像是对一个上前线打仗凯旋而归的英雄讲话。
  
  大多数人都有过丢东西的经历,毕竟丢的人多追讨回来的人少,摊主或许见过太多类似的经历,不过她看到的追回失物的人少之又少罢了!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洗好西红柿,黄橙橙的色调,一股久违的熟悉味道随着唾液涌进嘴里。我咬了一口,吸着西红柿汁,却远没了记忆中的甜醇沙绵。很普通的味道,一如我吃过的其他西红柿。一股淡淡的回味从记忆深处涌上心头,怎么挥也挥不去的甜醇沙绵仅仅属于过去,是永远也回不去的味道了!
一张年轻的面孔上有些茫然若失的 立春吃春饼是中国的民俗之一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不停的跑来跑 与其说郑志治爱喝酒不如说他喜欢 卫生间灯泡最近只要一打开总是不 三十几年的光阴就在手上的剪刀中 居然把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吓回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 顺着略微倾斜的路面流向路东的泄 陡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小纪的心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 这次检查给了纪悦完全不同于以往 曾有数位名人说过生命中最大的事 有塞上湖城之称的凤城湖泊也陆续 腊八遇到小寒节日加上节气不喝粥 但在那之后的两年内我碰都不敢碰 眼看着还剩中间一小块就快要合拢 历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战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