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高级中学欢迎你

关于我们

杭州市高级中学 杭州市高级中学 学校名师荟萃,现有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6位,全国优秀教师、省教坛新秀及市名师、学科带头人等中青年骨干教师占75%以上,一支“实力强、业务精”的教师队伍保障了学校高考成绩始终名列全省前茅,并在各类竞赛中屡创佳绩。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务公开 >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的累积而不停的延后>>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的累积而不停的延后 未知
 
  好不容易打听的这家制作羽绒服的店,由于裁缝店少,活计过于集中,说好的十天交货期一再拖延,直到我第三次去店里催促,收活的那个女店员才给了我一个确切的交货日期。一件羽绒服从交工到交货期历时36天,前后去了店里5次10个来回,厂家定制也不过如此吧,想想也是醉了!
  
  取货时羽绒服已经基本完工,只剩下扣子还没订好。现在有些服装的纽扣改用铆钉形式,不是像过去一样一颗一颗一针一线用手工缝上去的。铆扣子的不是上次那个女店员,而是换了一个男的。
  
  绒好像刚好够,男店员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我记得取货前一天女店员还打电话说绒不够的,怎么隔了一夜换了个人又够了?
  
  我满店搜寻着那个女店员,又加了二两二的绒不期从缝纫台下传来她的声音。我讶异的看了看一米高的缝纫台,难不成缝纫台下面有个地下暗道不成?明明这声音就是从案子下面传上来的!
  
  她昨晚上加了一夜的班,这会儿才睡。男店员边说边嘭嘭嘭的在案子上铆着扣子,女店员悄无声息的在案子下睡着。
  
  这么吵怎么睡的着?我奇怪的问了问男店员,男店员不置可否的笑笑。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戴着副眼镜的男人推门进来,问店里另一个店员:“我的羽绒服做好了没有?
  
  “你把票拿来我看看!”
  
  男店员看了看日期又还给了男顾客:“不好意思,还没做好呢!”
  
  男顾客有点儿生气“这都快一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做好?你想让人等到什么时候!”
  
  男店员面无表情的回答:“再等几天吧!”
  
  拿着羽绒服走出去,临出门前我扫了一眼店里快堆成了山的羽绒服,又看了看女店员睡着的那个缝纫台,难怪交货期会一拖再拖,这分明就是个小型羽绒服加工厂嘛,哪里像是个普普通通的裁缝店呢!
  
  裁缝属于女红活计里最重要的一项技能。一万八千年旧石器时代,从山顶洞人使用骨针缝缀兽皮开始,勉强算是缝纫的萌芽阶段。特别是到了晚清,择妻标准都以“德、言、容、工”衡量。工即女红活计。当时江南尤为重视女红活计,女人从小就要学习描花刺绣、纺织织布。再加上晚清时期手工业发达,女红在这个时期才从普遍意义真正广泛的流行起来。
  
  母亲第一次做女红是11岁,母亲说那是她给自己做的第一双鞋。鞋做的倒是不错,可惜的是手生,做了双顺脚的鞋,穿不成!我第一次做女红是缝扣子,因为不懂得经纬的原理,扣子的线路缝的七扭八拐惨不忍睹。女儿第一次动针线时,缝的是她的袜子,粗针大脚的没法看,只能对付着穿。
  
  母亲的时代对于女红活计要求严格,女红活计隶属于家教范畴。那时去裁缝店做衣服鞋帽都是大户人家的特权,小家小户的女孩子嫁到婆家要是拿不起女红活计注定是要当受气包的。我的成长环境要比母亲好了很多,在女红方面没有特别的要求,只需能缝缝被褥做些简单的缝缝补补即可。女儿能做的女红范围则更加简化,一根线穿过针眼,把衣服裤子和袜子开线的地方缝到一起就算是在针线方面过得去了。
  
  女红活计衡量的是一个女人从女生到女人的成功转型,是旧时代划过来的特性曲线。新的时代却已划出了另外的时代曲线,女红活计暂时挽结了一个活结,留在历史以供后人观瞻,也留给了未来一个或解或结的活结。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有塞上湖城之称的凤城湖泊也陆续 曾有数位名人说过生命中最大的事 与其说郑志治爱喝酒不如说他喜欢 一张年轻的面孔上有些茫然若失的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 居然把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吓回 历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战争中 顺着略微倾斜的路面流向路东的泄 三十几年的光阴就在手上的剪刀中 这次检查给了纪悦完全不同于以往 眼看着还剩中间一小块就快要合拢 陡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小纪的心 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不停的跑来跑 立春吃春饼是中国的民俗之一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 腊八遇到小寒节日加上节气不喝粥 但在那之后的两年内我碰都不敢碰 卫生间灯泡最近只要一打开总是不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