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高级中学欢迎你

关于我们

杭州市高级中学 杭州市高级中学 学校名师荟萃,现有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6位,全国优秀教师、省教坛新秀及市名师、学科带头人等中青年骨干教师占75%以上,一支“实力强、业务精”的教师队伍保障了学校高考成绩始终名列全省前茅,并在各类竞赛中屡创佳绩。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生天地 >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大姨家解决>>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大姨家解决 未知
 
  风裹挟着雨扑打过来,迅猛而又狂野。风向不太正,一会儿南风一会儿北风一会儿又是西风,人收不住脚的跟着风跑,雨也东倒西歪的失去了安稳的韵脚。2016年的夏夜,几个小孩子在风雨里追跑,风雨无阻的将欢乐进行到底,童稚的欢笑声在风雨中回荡,似乎风雨只是她们此刻欢乐的陪衬,构不成她们嘻闹的威胁因素。1979年的冬夜,梁晓声的暴风雪飘落的时候,也是在夜里。工程连的女战士裴晓云端着枪捍卫自己返城的权力。连长曹铁强感觉到知青返城的大势所趋是知青们对于回归家庭的热望,不是任何一个个人或团体可以阻挠得了的。对于一个成长中的孩子来说,没有任何事情大得过一个玩字。一如返城之于上山下乡知青们的诱惑力,都是绝对的诱惑,没有之二只有之一。没有充分享受到玩耍乐趣的童年像是断了片的影碟,回放的镜头里总有这么一段卡住的片段。我没有上山下乡那段艰苦卓绝岁月的经历,亦无他们深刻的心灵体验。可知青们想要家的温暖,想要过上好日子的想法却是所有时代人的共同心声。如果说玩是孩子们的天性,那么向往美好生活就是人的本能。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季节。上个世纪的暴风雪挡不住知青们返城的决心,犹如这个时代的暴风雨也挡不住孩子们风雨中追寻欢乐的身影。
  
  时间如水在指缝之间流走,二十五天一过,收假上班。早春在门外开的一畦田已经结了果,翠花播种的西红柿青涩的连成串,挨挨挤挤的簇拥着,在低矮的藤蔓上争抢着一席之地。莲的玉米长到一米来高,青青的杆上没抽穗的迹象,玉米棒还没有钻出叶片的缝隙。玉米密密扎扎的疯如果不是小女暑假,我们兄妹五个各自安好便是晴天,偶有相聚,却也难得久留。小女的假期也给了亲情偶聚寻了个合适的理由。
  
  昨天大姨家,今天二舅家,昨天永宁今天贺兰。问候的电话一个一个的来,催促相聚的心意通过无形的网络传达。
  
  大姨的一手好厨艺一直以来都是小女垂涎不以的惦念。砂锅、鱼、清炒蚕豆、凉拌蕨根粉……六道菜摆放有致,五个人围坐一处。香浓的味气、爽口的饭菜,佐以轻松的话题,浓浓的亲情在饭桌上氤氲成了化不开一抹香氛。
  
  离开永宁时,车轮疾驰而过,鹤泉湖边庙宇中的塔楼逐渐晃出了我的视野。鹤泉湖的一泓清水入眼,匆匆一瞥不觉清凉袭来,让人耳目一新。到家向晚,夕照的夕阳把白天的余热挽留在无尽的天边。
  
  今天早间来到了二舅家里,侄女休息在家,小女和侄女儿亲昵的凑到一起,叽叽喳喳的话语如黄鹂入林,婉转轻俏。一对丽影走来,恍若黄鹂飞入眼前。
  
  二舅父女将待客地点设在了街边饭馆,虽说饭桌上少了家的味道,但饭菜之中依然尝不尽浓郁的亲情味道。
  
  饭后,我临时有事回程。从侄女儿恋恋不舍的眼神中我分明看到了她小时的影像,那时尚小的她转眼长成待嫁女儿,时光荏苒,有留连却也要向前。
  
  长,已然有了青纱帐的阵势。植株种的太密,高大壮硕的玉米挡了光,圆胖矮小的西红柿缩在高大壮硕的玉米后面,渴望得到阳光的普照。休假前,看着对面山梁上已经长的很高的玉米,再看看莲那刚挣扎出地面矮的出奇的玉米,我忍不住指着对面的玉米地给莲看。莲说她的玉米上过肥,只是水浇的有点儿多,少浇点儿水玉米就会很快长起来的。二十五天的时间,莲的玉米长势喜人,已经初具青纱帐的规模,虽然跟成熟还有段距离,但它每天都在生长,中秋前后吃到玉米应该不是个问题。夕阳的余热还蕴藉着毛乌苏的土地,玉米在熏风中正酝酿着抽穗。流逝的时光会不着痕迹却又无处不在的改变着世界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顺着略微倾斜的路面流向路东的泄 眼看着还剩中间一小块就快要合拢 但在那之后的两年内我碰都不敢碰 这次检查给了纪悦完全不同于以往 与其说郑志治爱喝酒不如说他喜欢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 有塞上湖城之称的凤城湖泊也陆续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三十几年的光阴就在手上的剪刀中 曾有数位名人说过生命中最大的事 陡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小纪的心 腊八遇到小寒节日加上节气不喝粥 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不停的跑来跑 立春吃春饼是中国的民俗之一 居然把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吓回 卫生间灯泡最近只要一打开总是不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 历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战争中 一张年轻的面孔上有些茫然若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