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高级中学欢迎你

关于我们

杭州市高级中学 杭州市高级中学 学校名师荟萃,现有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6位,全国优秀教师、省教坛新秀及市名师、学科带头人等中青年骨干教师占75%以上,一支“实力强、业务精”的教师队伍保障了学校高考成绩始终名列全省前茅,并在各类竞赛中屡创佳绩。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招生专栏 >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未知
 
  遥远的亲情
  
  中国人的乡土观念比较强,对亲情看的也很重,上了年纪看待亲情尤其重。
  
  小纪的堂弟远隔千山万水,照片上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叔,低着头坐在医院的床边,一幅无精打采的模样。堂弟比小纪小了好几岁,小纪知道这不是堂弟的照片,可小纪也无法确定照片里的那个大叔是堂弟的爸爸,也就是小纪的五叔。
  
  对着照片里的大叔看了又看,小纪有点儿蒙圈,想问不知道怎样开口,停在那儿不问又太尴尬。
  
  后来,小纪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堂弟一句:那是谁?半天,堂弟才说:是你四叔。四叔住院了吗,什么病?不清楚,检查结果没出来,还没确诊,不过,医生说情况不太好。那检查结果什么时候出来?明天就差不多出来了,堂弟回答。该不是肺炎吧,要是肺炎就有点儿麻烦了,肺炎燃的很,不爱好。好像是出血热,就是鼠疫,不过,医生也不能确定是什么病。小纪一听倒吸了口凉气,鼠疫又叫黑死病,公元十四实际曾经要了欧洲一亿人的性命,这个数据太惊人,小纪记忆犹深。
  
  聊着聊着,小纪看天色已晚,第二天堂弟还要上班,小纪及时的结束了话题,和堂弟互道晚安。第二天中午,小纪想起四叔的病情,在微信里问了问堂弟。堂弟昨天晚上没睡好,中午想补补觉,随口说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就转头继续睡大觉,弄得小纪心理不停的敲锣打鼓。
  
  黄昏,夕阳缓缓沉落,地面蒸腾起的热浪席卷而来,蒸的小纪多少有些怯乎。小纪想出去走走,刚走出小区没多远,微信嘀嘀响了一声,小纪一看是一个陌生人的号,想要加小纪为好友,小纪犹豫不决,再一细看,对方显示的地址是小纪叔叔住的东北。小纪随手加对方为好友,加上了才知道那是四叔家的大女儿。聊了几句,小纪被堂姐拉进了堂姐新建的群。应堂姐的邀请,小纪把有微信的家人一并拉进了堂姐的群。
  
  堂姐细致入微的逐一了解小纪家这些年的情况。说起来各自生活,小纪和堂姐都唏嘘不已,白云苍狗,岁月把所有的过去换的彻头彻尾,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时光荏苒,如来回置换的沙漏,颠倒了无数的乾坤,到了后来,谁还有勇气去重温过去的旧梦?
  
  堂姐和小纪视频,镜头覆盖范围仅仅一个沙发的距离,一张饱经沧桑中年妇女的脸。遥远的亲情被微信撮合着拉近了距离,彼此打量着对方,一丝微不可查的亲情之线似断非断的牵连着两地。打量着未曾谋面的堂姐,小纪惶惑不已,人怎么可以有如此复杂的感情,心明明应该很近,却被时光间隔开十万光年的距离。
  
  是什么让东北的亲人主动联系,是亲情吗?应该
  
  是吧,小纪想。
  
  隔了两天,四叔检查结果出来,没查出来么问
  
  题,结果就是没有结果。四叔由县医院转到了市医院。
  
  姐我年休假已经休完,要是没休,我还能请假去照顾四叔几天,四叔这样我也很难过。
  
  谢谢你了,没事的。虽然堂姐越是这么说,小纪越是心里不安。小纪在微信里给堂姐转账1000块钱,也就只能用这种方式表示一下了。
  
  小纪无奈,可又无法可想。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在小纪心里闷闷的响了一声,旋即又无声息的落了地,小纪用这句话悄悄的安慰了一下自己,算是自嘲的给遥远的亲情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有塞上湖城之称的凤城湖泊也陆续 这次检查给了纪悦完全不同于以往 立春吃春饼是中国的民俗之一 三十几年的光阴就在手上的剪刀中 卫生间灯泡最近只要一打开总是不 一张年轻的面孔上有些茫然若失的 居然把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吓回 眼看着还剩中间一小块就快要合拢 小纪正为了不好意思和年轻的学生 大老远的从东北发来一张照片 昨天的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依例在 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不停的跑来跑 陡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小纪的心 与其说郑志治爱喝酒不如说他喜欢 但在那之后的两年内我碰都不敢碰 腊八遇到小寒节日加上节气不喝粥 曾有数位名人说过生命中最大的事 历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战争中 顺着略微倾斜的路面流向路东的泄 约定的交货期自然也随着点家活计